阿阿阿煜

坚持。

Happy birthday TSUNA!

武当鹅子(●´ε`●)♡

【镇魂】哦豁,的车

♢送给我的基友@*启辽
♢ooc属于我,第一次开车(!)
♢害羞赵处注意!
       https://shimo.im/docs/UnZ2KqGpXoMjp6eO/
 (链接评论走起ᓖ( •́︿•̀ )ᓙ

【楚留香手游】辞去今日,相忘于此


♢除了原本游戏的人物之外的人设属于我们玩游戏的这群小伙伴
♢致我们一起从开服玩到如今的小伙伴一个江湖梦

2.
  “晚辈此次下山除却历练,还身负着师门任务。”苏巧凝转念一想,面前这两位,苏蓉蓉是香帅身边的人,而玄煜一看也知道是在江湖混迹已久的前辈,自己下山寻回师叔的任务岂不是有了希望的苗头。“晚辈下山还要寻回我的两位师叔华无妄,司清第。”
  “华无妄,可是那位‘华山七剑’之一?”玄煜听闻,阴阳怪气的轻笑一声,满眼嘲讽的看着苏巧凝“可还寻得回?”
  “你!”一听玄煜这话,怒气无法抑制的涌上脑子,苏巧凝差一点就要摁在剑柄上,随即冷静下来,不论打不过的问题,是她有求于人,先闹僵了她怎么打探消息,只好咬牙切齿道“师叔是华山弟子,即便死了,也是要将尸首带回华山葬在华山的!”
  “阿煜!”苏蓉蓉警告地瞪了玄煜一眼,责备他口无遮拦,略有愧疚地对苏巧凝说道“别在意他说的话,就因为平时这般口无遮拦,惹了不少麻烦。”
  玄煜不吭声了,靠在车厢上不知在想些什么,但他脑中所想却是和苏巧凝差不多。
  虽说华山是一个年代长久的大门派,但自从楚遗风死后也日益败落,这些年和其他门派一直保持着相当尴尬的关系,和武当也是闹得够僵。对于华山七剑弟子下山在外被杀这件事,江湖上所有人都保持着一种不言不语的态度,也常有江湖人私底下议论,说那位华山弟子沾染上了那个东西,是华山叛徒,是被华山掌门派人杀死的。私底下嘲讽华山做着表面功夫,命每年下山历练弟子暗中寻找那位已亡的叛徒,表面上还是得和和气气装不知道,谁都不想徒惹一身腥罢了。
  “不过,你那位司师叔,我前些日子还在江南见过他呢。”玄煜叹了口气,小声开口,带着歉意和讨好向着苏巧凝说道,他也不是平白无故就出口伤人的,这些年记忆越发混沌,好些事情都记不清楚,一听华无妄的名字莫名奇妙的愤怒就窜了上来,嘴一张全秃噜出来了。
  “你认识我师叔?”苏巧凝迅速持怀疑态度。
  “何止认识,整天好赌还死穷,不是烂醉如泥就是被人追着要债。”
  “……那,我那位师叔现如今在何处?”苏巧凝一听这描述,好么,就是本人了。
  “严州,这几日应该还没走。”玄煜拈了拈小胡子眯着眼道“我借他的钱应该还没浪完。”
  “正好,一起前去吧。”苏蓉蓉轻声温温柔柔道“既然能相遇,都是缘分,若觉得生疏,你便唤我一声蓉蓉姐好了。”
  “蓉蓉姐。”苏巧凝乖巧地应下,但总觉得哪里有些怪怪的,苏蓉蓉这样的语气总有一种隐隐约约的说不清的感觉。
  江南此时的季节炎热无比,苏蓉蓉便决定先去严州一茶馆处暂时停一下,而玄煜在到达茶馆之前便下了马车不知所踪。
  来这茶馆也不是临时起意,这茶馆虽说不大,却是江湖人爱打听消息的地方,这些人茶余饭后总喜欢讨论一些江湖上的事情,来这里能打探到不少消息。
  “诶诶,你听说了没?江湖人称邪里风的那位,被抓了!”
  “就那位,好赌成性的华山弟子?”
  “对对对,就那位,被告了下毒杀人,被捕快给抓啦!”
  苏巧凝刚端起茶碗的手一抖,差点没把茶碗摔地上,怎么几年不见,师叔都混到地牢里去了?
  “这位兄弟,你说的那位……邪里风是何时被抓的?”
苏蓉蓉突然开口询问道,手一摆示意车夫买了一小坛酒摆在了那几人面前。
  那开口的人一见这么上道,果断笑眯眯说“就昨日,被一婢子告了,说那人上门抢钱,她家老爷不肯就下毒,导致那家全死了就剩他一个。要我说,这等恶徒就该被官府砍头!”
  “砰!”
  长剑砸在桌子上的声音打断了那人,苏巧凝面色凝重地拾起长剑对苏蓉蓉道“晚辈有事得先离开,还请蓉蓉姐见谅。”说罢,就头也不回的往外走。
  “几个无谋之辈的闲话罢了,不用放在心上,倒是打听到了不少消息。”苏蓉蓉无奈地跟上苏巧凝,暗叹这位华山后辈脾气真和炸药一样。
  “在我初次拜入华山门下时,见过师叔几面,那时的师叔正气浩然,肆意不羁,绝不是这等恶人!一定是他们误传!”苏巧凝不甘地说着,“我们华山之人,是绝不会违背本心,去干这种事的!”
  “真是恶徒,满门全死又怎会留下那告状的婢子一人,估计有所隐瞒。”苏蓉蓉抬头看向逐渐阴沉的天色,叹了口气“阿煜前去打听了,天色不早,早些找个客栈休息,你且放宽心,华山之辈我也见过不少,绝不会有这样的人存在的。”
  苏巧凝即便再心有不甘,只好无力应下。
  “我还有些事得先行离开,阿煜是个好孩子,只是有些口无遮拦罢了,性情还是好的。”苏蓉蓉抬手抚平苏巧凝的碎发,略有歉意地告辞。
  苏巧凝现如今初次下山,又无任何经验,既然是苏蓉蓉开口,她也只好先信那位“口无遮拦”的耿直前辈了。

【楚留香手游】辞去今日,相忘于此

♢除了原本游戏的人物之外的人设属于我们玩游戏的这群小伙伴
♢致我们一起从开服玩到如今的小伙伴一个江湖梦

“她从未想过,下山后所经历的所有事,她一辈子忘不掉提不及说不出口,只余一句轻叹罢。”

1.
  “今日你便可下山历练,有什么事给师姐说便是,莫叫他人欺负了去。”
  苏巧凝,华山不知道第几代弟子,抱着自个儿的剑,在一众师兄师姐的满眼期望中哆嗦着下了山。
  摸着自己包裹中不过二十两银子,她突然觉得自己责任重大,即使没在江湖上闯出个名头,也不能败光这不算多的银两,这可是潇潇师姐给她的一笔巨款,华山上不知还有多少师兄至今还拿着满是豁口的剑呢。
  此番第一次下山,准备前去江南严州,听大师姐说三四月的江南可是一番盛景不过。
  尽管马车颠簸,也不无法阻拦她对江南风光的向往。
  “小妹妹,可是动身前去严州?”
  她半途蹭上了一辆马车,同车的除了车夫只有一位白衣胜雪,面容姣好的女子,举手投足间优雅从容,同她搭话嗓音也如潺潺溪水,轻声细语。
  “恩。”苏巧凝一时被这般温柔的女子问话,局促不安,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只好满脸通红地回了一声
  “小妹妹可是华山弟子?”女子见苏巧凝涨红了脸,掩面轻笑,越发觉得这小妹妹好生有趣。
  “啊……恩。”自己身负华山碎空剑,腰别长萧,一眼便可轻易辨别出,只觉得自己真不擅长打交道,有什么话含在嘴里嚼也不是吐也不是“今日初次下山历练。”
  当然还有下山寻回师叔的任务。
  师叔自三年前身陨在外,尸首不见,师叔的师弟司清弟司师叔,为了追查真凶也一直未回师门,纵然掌门一直闭口不谈,华山上下也会心里会憋着一口气,只盼司师叔早日回来别再如同师叔一样遭遇什么不测。
  正待她思绪万千时,车猛地向左倾了一下,马受了惊嘶鸣了一声,惊的她猛然回神。
  “怎么了?”女子挑开帘子,沉声问道。
  “不知打哪儿流窜而来的一帮匪人,惊了马,小姐,可否绕路?”马夫倒是没有任何惊慌,想想便知,这车里的女子气度不凡,只身一人前往江南怎么不带个有本事的人。
  “哦豁,哪儿来的富贵人家啊,在这偏僻小道上赶路,偏偏不走官道?”为首的劫匪膀大腰圆,扛着一把大刀,仔细端详了一番马车,眉眼间戾气横生,一看就是手上沾染了不知多少人鲜血的不要命之人。
  倒不是苏巧凝眼力好,手上有过人命的多半带着一股可有可无的血腥气。
  “我们只是赶路的马车,并无什么财物,速速让开,误了我们家主子的事,休怪我们手下不留情!”开口的是车夫,虽加上他车上也就总共三人,却硬让他说出一种对方被我们包围的气势。
  “哈哈哈哈哈哈,敬酒不吃吃罚酒,小的们,上!”被车夫话语一激,那人不怒反笑,却已是杀意显露,手一挥,身后十几人提刀冲了过来。
  苏巧凝手已经摁在腰侧长剑上,只待时机便要冲出车厢,虽未曾与穷凶极恶之人打过交道,却也不是什么任人宰割的小羔羊,要知道,华山天天门口找事的人比这点人多的多。
  “莫急,无非一群蛮横之人罢了。”女子轻轻制住苏巧凝的动作,这一摁住却是让苏巧凝吃了一惊,这女子好生浑厚的内力“好好看罢”
  她挑开马车的帘子,苏巧凝见不远处树林突然窜出一道人影,速度快到肉眼无法追及,只听“嗡”的一声刀剑相撞的声音,在剑光闪烁的几个瞬间,几个匪人身首相离。
  那人背对着马车,身着黑色劲装,黑发蜿蜒而下,末端扎着几个小辫,束发间竟还别着一朵兰花,静静站在原地,而手中两柄弯刀却在呼吸间直取人性命。
  “撤!”匪首功夫却是不差,内力深厚的程度让那人惊讶了一秒便满脸阴霾,在匪首还未出口的惊呼中将其斩杀。剩下的不过一群乌合之众,随即惨叫着缺胳膊少腿地跑开。
  “阿煜。”女子轻唤了一声,苏巧凝便在身后感觉到一阵气息流动,一转头,刚才那人已经上了马车站在她身后。
  “蓉蓉姐。”那人应了女子一声,却让苏巧凝愣了一下,回过神才意识到这位气质不凡的女子便是江湖上那位盗帅身边的人儿——唤做苏蓉蓉的女子。
  “晚辈鲁莽,未曾介绍自己,我名苏巧凝。”苏巧凝赶紧行礼,然后向着被称作阿煜的男子也作了个揖“还未请教前辈姓名”
   “我名玄煜。”玄煜饶有兴趣的看着苏巧凝,也让苏巧凝有了仔细观察玄煜的机会,这位前辈长相并不出众,普普通通,是那种扔在人群里都不会引起注意的长相,甚至还续着小胡子,唯有那双眼睛有些有些违和,那双眼睛犹如寒潭之水,清冽幽深。“哟,华山新下来的小崽儿”
 
  
 

不不不,我们这儿民风淳朴,人情热情如火!
怎么会不把你放在心上,都放在心尖尖上了!!!!
涉险?蝙蝠岛宗师我都能为了你打爆!!
我永远爱方思明!!!!qwqqqqq






(原来官方也吃侠明嘛(×小声bb))

记个人设
暗香_玄煜:
  脾气很软,招妹子喜欢却不知道怎么和异性相处。
  佛系性格,将“听你的,都挺好,不用管我”挂在嘴边,但谈笑间可轻易取人性命。
武当_喧嚣:
  明明是很爷们的性格却有张欺骗性很强的脸,酒量很小,基本上一杯倒。
  傲娇,却死鸭子嘴硬不承认,调戏过头,斩无极了解一下。
云梦_阿影:
  高冷,喜欢沉默,是个奶却有一颗输出的心,曾在队伍里输出最高。
  行动派,说奶就奶绝不含糊,一个有操作的奶妈。